立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立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9 01:05: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逮捕行动是美国政府打击中国学者的又一个例子,行动致力于营造可怕氛围,让研究人员考虑离开美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说,近几个月来,中国留学生及科研人员在美国屡遭针对的现象层出不穷,甚至一些中国籍科学家和美籍华裔科学家接连遭到美国高校解聘,以至于在学术界造成了一种恐惧不确定的气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(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,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,并以第一名毕业),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——这个比例,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“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”的票数一样,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,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玩笑归玩笑,特朗普任期还剩120多天,而本届国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初更早结束,他还能顺利推动提名通过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,共和党籍的福特总统所提名的约翰·斯蒂文斯,早年是保守派,但在社会自由化的风潮下急剧左倾,成了自由派大法官的中流砥柱,于2010年以90高龄请辞(去年99岁才去世),给了奥巴马第二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。奥巴马随后提名司法部副部长埃琳娜·卡根出任,使她成为美国第四位女性最高院大法官(金斯伯格是第二位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这一决定引起了舆论的抨击,甚至很多本校师生和网友都纷纷质疑,这一驱赶毫无根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如今,不管是疫情形势还是国际政治形势,很多海外科研人员可以更加清晰认识到,西方国家所谓的民主自由是在建立在什么条件下的,他们的政治制度优劣也更加明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由于性侵指控的存在,此前最新的大法官人选卡瓦诺的提名和确认过程,前后花费了89天,其中从提名到听证会用了57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哈佛期间,他师从国际数学大师菲尔兹奖获得者大卫·曼福德,并于1996年顺利获得哈佛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 莲花山计算机视觉研究院研讨会合照